服務

1234567890

搜尋

2008年3月23日

==經過==
半夜,她突然出現在我的網咖,不慌不忙的動手煮起咖啡
"又偷跑出醫院?"這是我跟她的特殊問候語
點了點頭,轉身走向她的專屬位,開電腦,她難得上了聊天室
每個問候她都規規矩矩的回了一個嗯字,之後的住哪幾歲就見她無動於衷的愣在那
遞上她的咖啡,滿臉蒼白,我不得不拿件外套給她蓋著
許久,她似乎找到樂子,霹靂啪拉鍵盤敲個不停,探了頭看,原來有個不問住哪
幾歲的男子逗趣的跟她搭上線,她開門見山的告知對方,她有癌症,醫生跟她說
了不起多活個五六年,所以心情不好,所以上聊天室,還有雙子男甩開她的手事件
那男的可能想說她在鬼扯竟也興致勃勃的安慰閒聊起,看著她露出難得微笑
我也不打擾在旁看著我的小說.
店裡的人相繼買單離開,天亮六點,她留電話給那男子,關機
跑來櫃台又跟我要了杯咖啡,問了個問題
"昨午雙子男甩開她的手,我有點小難過,為什麼!?"
"那是因為雙子男不懂你的脆弱,別在意"我輕輕搔著她的頭
"對了,那個不問住那幾歲的男子會打給你嗎?"
"我想應該不會,聊天室不就是逢場作戲!"
相視笑了笑,拿起鑰匙她走向她的車,可愛的給我兩個友誼親親
揚長不知下一站會去哪....
======================
==相遇==
"聊天室不就是逢場作戲"
那男子不客氣的堆翻我兩一致認同的佳句
她在回程的路上先是收到男子的簡訊,隨後兩人熱線好一段時間
直至男子要上班,才收了線
在他和她電話連線的一個禮拜後的夜晚,跑不掉的相見
不過他倆的地點是:電玩場!
她在樓下的7-11買了罐裝咖啡,上了二樓電玩區,換了零錢,點了煙,坐在快打98
前起興,片刻一隻手拿起她前方的煙盒,抽了跟煙就點,"你喔" 她回頭, "嗯"
他也答的自然,像是見過不知道幾百回面的第一次相見,兩個人就順其的在電玩
場殺個你死我活,直到夜深,她也有些疲累...
她堅持要陪他開車回去,理由是他一個人開車回去太無聊
"那妳怎麼回來?"
"把我隨便丟在一個網咖,我就有辦法回家"
就這樣上了他的車,到達後真有個網咖,也真把她丟在網咖...趕去上班
午休時間,他急忙奔向網咖,慘綠著臉撥打手機給她
"人咧!?"緊張的他問 "到家了阿"她手拿咖啡輕鬆答道
"...你還真有辦法回去!?"
"不是有跟你說了嗎?我人在哪一通電話就有人來載,放心!"
放心的他再回到公司上班
而她在我家喝著我的下午茶,好笑的形容兩人的奇妙相見記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==熱戀==
車子開向暗道,寒的夜不適合她出遊,她還是不要命的跟著他走
他沒事的拉著她冰冷的手,走向她分不清是椰子還是檳榔旁的小道去
"這是椰子!?"她悶著問,"這是檳榔=.=",他憋著笑意回答,"那這是椰子囉!"
她自以為懂
了的問,
"這個也是檳榔",他止不住的笑了出聲
兩人笑語的一問一答在靜道蔓延,牽著手往前才走了幾步
突來的失溫與沉痛,不得不讓她想起自己是個病人
她硬是撐著,直到他發現她臉色的不對勁,才趕緊讓她上了車
為了不讓自己顯現痛楚而驚嚇到他,她抿著嘴,左右手交叉狠狠的抓進雙臂
希望能讓頭上的撕裂感分散,身旁的他見狀,急忙拉開她的手往自己手臂放
不從的她又是要抵禦頭上那道慘痛,又擔心抓傷他,痛苦指數往上飆漲
時間跑了多分鐘,鬆開了雙手,淡淡的血痕至他的手臂滲出
她難過的開口就罵他笨,字字都是傻,她卯足力的唸
他笑笑"你已經夠痛了,我分擔一點沒關係"
也許他不知道,蔓延的不只是嘻笑間的靜道
或許還加了點分擔的感動在她的心中無限度的越拉越長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==維持==
"回憶,我只要一個能記得住你的回憶"
這是她唯一要求他的要求,他也應允答許
他不曾當她有病,她索性忘了定期回診
開心的譜寫她和他的回憶
晴朗的星期三,飄著雨的星期天
奔馳寂夜與晨曦來臨之際,童話世界般的工業區,廢水溝成了河畔風景
墾丁鮮少人知的一角,涯邊是海,海連著天,他說叫天涯海角
雖然沒創意,卻很名符其實
滿溢的星砂,吹來的微風,腳下的翠原,我想,她當時一定樂歪了
之後美好的時光讓她喪志的個性,起了作用
她開始期待精彩的人生,學著努力去尋找更好的醫療方式
各大醫院也讓她試驗了新研發的藥品
but嚐試是有風險的,剛開始她會忘了前幾天做過的,接連著忘記標示重要的
事物,甚至到萬事為先的他也像水滴蒸發似地不見蹤影
半年過去,他沒接到她任何一通消息
才正要為這段回憶,畫下句號的同時,他msn來了一句"是你嗎,我要找的人?"
拿起手機他快速撥了電話,整晚她的語氣滿滿的欠疚,不安懷疑
忽然他才明白,為什麼她只要一段能記的住他的回憶
進行安排的療程,使她想逃,他的存在,只是加速她逃的步調
"我怎麼能把你忘掉!!"
他笑了笑,清楚印在腦海裡的每個角落,屬於他跟她的回憶....
"我答應妳的,我會把回憶,通通還給你..."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==句點==
電話響起:喂? 你在哪?
我在家...
"可以陪我出去走走嗎?"
她看起來又更憔悴了...深陷的眼窩 蒼白的臉頰 佈滿針孔的手腕
他堆起滿臉的笑容 一樣握著方向盤 一樣握著她的手
無所不用其極的 引誘她露出讓他朝思暮想的笑容 ...
他不得不承認 他有點累了
一次又一次的 重覆他與她之間發生大大小小的事
直到現在 那樣的回億 已經不再是回億了
而是一種折磨...
當"妳記不記得..."這樣的問句在他和她短短不到三十公分的距離間回蕩
而回應總是"你說真的還是假的?"的時候
無力感一次又一次的衝擊他越趨敏感的神經
但他依然相信他們會在繼續,所以等著她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她的身體很平靜的躺著,四周的管子卻不停的流動,我扔了海芋換上向日葵,走過去緊緊 的握著她的手
"回憶對你已超載,成了一種虐待"我輕淡的口氣,卻重重的環繞病房裡
"在空調下逐漸冷去,亡隱約透露著,在活著而死去之間,有一種奇妙的關連
只能一對一嚐著自知的苦澀,沒有第二個人,能身受",
"好想再見他,加倍的...",斜著頭望著我紅了眼框的她說
幫她蓋好了被子,關上門
我不懂,只是要當下的美,疲憊前難過作祟,走遠後流眼淚,卻是他和她不爭氣的無所謂
總是以為他,想要人陪,總是認為她,需要安慰
這樣的氛圍讓愛可能加倍,但他和她堅持不肯的後悔,是對?還是不對?
她依然期待她會好轉,然後回去和他製造更美好的回憶
今年的某月某日,她已逝世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s

我的網誌清單

下雨

下雨